迪拜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 应可借机发展高端旅游

   11月25日,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迪拜宣布重组旗下最大的主权投资公司迪拜世界集团,并寻求延迟偿还大约590亿美元的债务。这是2001年阿根廷违约以来,全球再次发生一个国家暂停偿还大规模债务的情况。该消息一经传出,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以及人们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担忧。
  但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迪拜发展模式不能因此全盘否定,迪拜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并可能成为中国发展高端旅游服务业的机遇。
  迪拜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
  “迪拜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迪拜倒债危机不具有雷曼兄弟那样的大范围传导效应,其给放款银行最终造成的实际损失也应在可控范围内。
  此外,中国国内银行目前已就此事纷纷表态撇清与迪拜世界的关系。而其他国内公司,如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材国际、中国建筑等,也要么声称“基本不受影响”,要么表示“暂时没有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梁艳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迪拜危机对中国企业并未有直接影响,大家只是有些担忧迪拜危机会蔓延到其他国家,但目前来看蔓延到中国的可能性不大。
  也有专家表示,由于迪拜地理位置优越,是亚非欧三大洲的交通枢纽,是中国出口非洲、中东地区的重要平台,一旦迪拜宣布破产,贸易款项支付将成为问题,迪拜将不得不限制外汇的汇出,这可能迫使中国企业寻找新的贸易渠道。
  对此,郭田勇表示,中国企业对中东和非洲主要出口初级产品和生活用品,“该用还得用”,这部分产品影响很小,但由于迪拜房地产业发展会放缓,对我国建材出口和劳务输出可能会有影响,可整体出口影响不会太大。
  可借机发展高端旅游业
  迪拜倒债危机引发世界对迪拜发展模式的担忧,有媒体甚至称迪拜模式已成为破灭的神话。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迪拜将来还有再兴的机会,对“迪拜模式”也不可一棒子打死。
  他说,全球高端旅游消费是有市场的,但在金融危机下,这种奢侈型消费市场暂时缩减,迪拜在这种情况下走向低潮也是自然的。他认为,迪拜之所以出现此次危机,主要是对金融危机估计不足。在出现次贷危机后,迪拜还继续扩大发展。
  “迪拜衰落后,恰恰给中国高端旅游业发展提供了机会。”何茂春说,中国是新兴经济体,目前我国的旅游消费市场发展仍不成熟,满足不了国内国外越来越高端的极品消费。中国应借迪拜危机之机,发展高端旅游服务业。
  他表示,全球存在大量的高端旅游消费者,如果迪拜不能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服务,中国可提供。我们有巨大的国内旅游消费市场,现在有很多中国人去国外高消费,到迪拜、到拉斯维加斯去,把大量的钱扔在国外,就因为国内高端旅游服务业未真正发展起来,没有拳头产品。我国必须打造高端旅游的国际品牌。目前中国商业旅游、休闲旅游和历史文化旅游正是打造品牌,吸引投资的时候。可借迪拜危机,吸引本来会流向迪拜旅游项目的投资,抓住这个机会建立几个龙头旅游产品。
  但他也指出,在借鉴迪拜发展理念的同时,我们应吸取它的教训。旅游服务和消费市场一定要紧密结合;要考虑国内国外两个市场;要有长期预测;对市场调研要充分;在资本运作方面要分期进行,逐步完善,不可孤注一掷。